一个人的企业 一百万美元营收:单枪匹马创业经

一个人的企业 一百万美元营收:单枪匹马创业经

一个人的企业 一百万美元营收:单枪匹马创业经

现年27岁的艾伦·沃尔顿(Allen Walton)过的是很多美国人梦寐以求而不得的生活。他的生意正朝着七位数营收迈进,而这生意一直以来都由他一个人单干,直到最近,快速增长的业务才使得他有必要雇个人来接电话。沃顿与妻子卡伦(Karen)住在位于达拉斯地区的家中,他就从家里管理着自己创办一年的线上商店SpyGuySecurity.com.

他不是什么精英商学院的毕业生。“我连高中都没有毕业,”沃顿说。“我的平均绩点(GPA)只有2.9。”开始经商之前,他曾在一家监控摄像机店工作,拿11美元的时薪。但他很快就摸透了隐藏摄像机这门生意,并利用自己学到的东西,创建了一家销售约100种商品的网店,并且确信这些商品都是顾客想要的。

从沃顿身上折射出的是美国经济中一个激动人心的趋势:除了业主之外没有其他雇员、但营收正赶超100万美元大关的超精简企业正在增长。

美国人口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创收在1,000,000至2,499,999美元之间的“非雇主企业”共计有30,174家。高于2012年的29,494家和2011年的26,744家。

还有更多的非雇主企业正在朝100万美元营收大关迈进。2013年,营收在500,000到999,999美元之间的企业达到221,815家,而且自2012年以来就一直稳定在这个数字上。

是什么在驱动它们走向成功?因素之一是互联网+的扩张,它让个体创业者得以以低廉的成本快速投入广阔的全球市场。“它提供了一整套可为这些创业者所利用的功能与工具。”旧金山“研究平台”公司(The Research Platform)首席分析师安德鲁·卡派(Andrew Karpie)表示,他从事于劳动力领域所用网络平台的研究。

但其中也反映出一种观念的转变。这些创业者没有采用亨利·福特(Henry Ford)时代的商业模式,即通过雇佣大量员工来扩张业务,他们选择轻装上阵。当他们需要扩充个体业务能力时,他们通常会依赖网页设计师之类的承包人,或者是将收费等功能交给相应外包公司。在他们的业务增长的同时,他们所雇佣的这些承包人的业务也在增长。有人发现,这种模式能创造出比管理者—雇员关系更为积极、平等的相互关系。

不信问问丹·梅泽利斯基(Dan Mezheritsky),现年29岁的他是Fitness on the Go的创始人兼总裁,这个加拿大温哥华特许经营品牌的业务是上门提供私人健身教练课程。“我意识到了承包人和创业者是多么愿意为你提供更加优质的服务,” 梅泽利斯基说,“他们是在努力促成你的业务——同时增长自己的业务,而不是光等着发工资的雇员。”

其中一些百万美元生意都是受到了《每周工作四小时》(The 4-Hour Workweek)作者、外包大师蒂姆·费里斯(Tim Ferriss),以及《百万富翁快车道》(The Millionaire Fastlane)作者MJ。德马科(MJ DeMarco)等人的启发。沃顿说,其中德马科的创业著作改变了他的命运。“他训练了大脑的思维模式,将其从原先的消费者视角——‘我要花掉这些我还没赚到的钱’——转变成生产者视角——你向其他人提供价值,进而从中收获价值。”他说。

当然,100万美元营收并不等于100万美元的实际所得收入。和所有企业主一样,这些家伙也有开销,也要纳税。但他们的做法值得很多创业独行侠所借鉴:面对小得可怜的业务规模,如何以创造性的方式实现创收潜力最大化,从而不用像很多自由职业者那样时刻感受财务压力。

这是我报导百万美元营收的非雇主企业增长情况的第三个年头。很多读者都很好奇,这些企业背后的创业者究竟是谁,以及他们干的是何种行当。以下是沃顿和另外三名创业者的故事,他们的生意要么已经突破100万美元营收大关,要么正在朝这个里程碑靠近,但在抵达之前都是属于一个人创业的情况。业务的增长让其中一些创业者到了有必要尝试传统雇工模式的地步。还有的则仍然是公司的唯一员工。如果你想要创设自己的百万美元超精简企业,他们有一些耐人寻味的洞见可供参考。

艾伦·沃顿,27岁,SpyGuySecurity.com创始人,得克萨斯州达拉斯地区

艾伦·沃顿进入隐藏摄像机销售这一行纯属巧合。在社区学院读了几年书之后,他需要找一份工作了。他母亲注意到当地一家监控摄像机商店在招人。“我母亲走进店里,”沃顿回忆说,当时他21岁,“他们有一个招工启事。她给我拿了份申请表,让我务必填好。”

他拿到了这份工作,但终究厌倦了在那里干活,决定自己出来单干。琢磨着如何开设一家网店,他阅读了以在线营销等为主题的大量书籍,包括佩里·马歇尔(Perry Marshall)的《Google Adwords终极秘技》(Ultimate Guide to Google Adwords),理查德·斯托克斯(Richard Stokes)的《Google Adwords傻瓜指南》(Google Adwords for Dummies)和《点击付费广告终极指南》(Ultimate Guide to Pay-Per-Click Advertising)。“如果你想做一名成功的创业者,你就得去翻那些你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读的书。”他说。随后在2014年5月,他就拿出1,000美元积蓄,在网上创建了自己的隐藏摄像机店。

幸运的是,在当初那家店销售摄像机和其他小配件的几年时间里,他学到了很多有关准确进货的经验。“我的经验来自于与顾客面对面的交谈,以及听他们描述的相关情况,”他说。“我对他们想要哪种产品、想用于何种目的了如指掌。”沃顿估计,起步之初,他就进了7,000到10,000美元的货。

拜Google Adwords广告所赐,他的网店SpyGuySecurity.com 很快就拉拢了很多客户。他说,其中包含各种群体,从美国陆军,到想确保自闭症子女不被护理员虐待的家长。

沃顿凭一己之力将这项业务发展到如今的营收水平,他从来没有打算要雇佣员工。但他发现,当自己在餐馆与父亲一起吃午饭的时间里,由于没人接电话,大量的生意都流失了。他忘了登出自己的客服聊天系统,结果也失去了一单2,000美元的生意。“我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未接电话数量,”他说,“我只接了30%的来电。”今年3月,沃顿雇佣了一个朋友作为W-2雇员(属于公司正式员工),专门接电话、答复网站即时聊天信息。

对于其他跃跃欲试的互联网+零售商,他有何建议呢?“面对可以让你致富的知识,你要像海绵一样去吸收,”他说。不论这意味着阅读一本教你撰写产品说明的书籍,还是研究行动中的推销大师的套路,他都愿意,因为他知道这些都有利于业务增长。

丹·梅泽利斯基,29岁,Fitness on the Go创始人兼总裁,上门私人健身教练品牌,加拿大温哥华

曾是加拿大全国十项全能项目青年组冠军运动员的梅泽利斯基,在加拿大的奥运选拔赛上受伤,腿部肌腱撕裂,当时他年仅20岁。“在大量的恢复训练中,我开始更加了解人的身体,但经历过这样的伤势之后,重回赛场已经不太可能了。”他说。梅泽利斯基决定当一名私人教练,但当一名个体教练并不能满足他的野心。

2005年,他在温哥华创办了Fitness on the Go,雇佣其他私人教练作为雇员。头三年,他就卖出了价值150万美元的教练课程。

但与雇员共事让他沮丧。他感觉这些人并没有太大的动力帮他增长业务。“这些私人教练会与客户建立起非常好的关系,” 梅泽利斯基说,“结果导致他们与客户之间进行私下交易。如果私人教练拿20美元的报酬,顾客支付60美元的费用,那他们就会在40美元上达成一致,将Fitness on the Go排除在外,私下达成交易。”

有时候,一些私人教练专业素质的缺乏还表现在其他方面。一名教练在一客户家中要求使用卫生间,还洗了一个澡。“她出来的时候,已经为当天(周五)晚上的活动打扮好了。” 梅泽利斯基说。“客户打电话质问我们:‘这算怎么一回事?’”

梅泽利斯基一度泄气之至,差一点就甩手不干了。“经过六年之后,我已经做好放弃的准备了,”他说。接着他问了自己一个问题:何苦非要固守建立在雇员基础之上的商业模式?他注意到,房地产行业就有一个成效显著的不同模式,母公司会将经纪业务授权给独立经纪人。

他决定从头来过,但这一次使用一个特许经营模式。从2012年6月1日起,他开始将公司品牌使用权授权给个体私人教练,这可以说是他业务的一次重生。“很多私人教练都巴不得自己创业,”他说。这些教练每月向他支付400美元。他则反过来向他们提供诸如管理、助教和后端基础设施等方面的支持。该品牌在50万人口以上地区运营的特许加盟商有10个,这些加盟商分别在自己的区域内充当私人教练经理人。约有40名私人教练由总部而非加盟商直接经理。

到目前为止,他的模式似乎都是奏效的。业务规模已经囊括加拿大的126名私人教练,今年的全系统营收有望突破400万美元,而他仍然是该公司唯一的员工。就企业总部而言,他预期营收为120万美元,利润约为其四分之一。他之所以能在没有一名正式员工的情况下拓展业务,秘密在于一套将诸多功能自动化的定制软件,这些年来,他已经在它身上投资了25万美元。举个例子,该软件允许客户登录该公司计算机系统,查看他们的私人教练布置的课后训练任务。

回望过去,梅泽利斯基意识到,在传统的雇员模式下,实现盈利意味着给员工创造一种“消极的生活方式”。无论支付怎样的薪水,他都无法真正调动起雇员的积极性,抑或是让他们为公司的成功群策群力。“也许(是因为)最好的教练年收入也只有3.5万美元吧。”结果,雇员们来上班的动力主要就是那份工资。

而在他的新模式下,他的利益和那些私人教练的利益是相辅相成的。由于他的收入来源是教练们支付的经常性费用,他就有极大的积极性去帮助他们取得成功,将他们留在自己品牌旗下。而教练们又有极大的积极性去拓展自己的业务,因为业务做大了,赚钱的是他们自己。

“我们现在吸引到的一些人,是当初无论如何都不会以员工形式来投奔我们的。而如今,他们每个月付我们400美元,让我们提供这些(本由员工享受的)服务。”他说。“他们的年收入约达6万美元——这已经是非常不错的差事了。”而整体氛围也大为改善。“大家都有所提升,因为大家都有这样做的动力。”他说。

瑞秋·查卢普斯基(Rachel Charlupski),30岁,The Babysitting Company创始人,纽约市、南佛罗里达及洛杉矶

还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攻读新闻与大众传播专业时,瑞秋·查卢普斯基就开始去凤凰城的各家酒店寻觅生意,向住客提供幼儿看护服务,以此赚点外快。由于需求高涨,她很快就开始招募其他18岁或以上的临时保姆——从芭蕾舞者到大学生。为找到她可以信任的临时保姆,她会进行一场深入的面试以进行筛选,并要求他们跟随一名已经上岗的临时保姆进行三小时的见习。

随着公司名气越来越大,她将幼儿看护服务拓展到了从婚礼到职业体育赛事的其他各种场合,在赛场边,她旗下的临时保姆可以帮忙看护球队成员与教练的孩子。

自从2005年创业以来,她已经建立起一个由1,500名临时保姆组成的网络。她预计,该公司(已经实现盈利)今年的营收有望在100万美元以上。它如今在13座城市设有办事处。“这是一种内生性的发展,”她说。帮助她高效运作业务的工具之一说来再基础不过——手机。“发短信给我们的临时保姆,找到一个可以接受任务的,能有这个功能就已经非常不错。”她说。

查卢普斯基不太愿意将自己的生意描述为“一人创业”,因为没有那些临时保姆,她就不会有今天的业务规模——她说的不无道理。但一直到不久之前,她都是该公司的唯一员工。这些临时保姆全都是承包人。2014年9月,她雇佣兄弟科里(Cory)来打理如合同和与保险公司合作等事务。

查卢普斯基以承包人方式而不是雇员方式拓展业务的决定,是她过去经历的折射。“我曾经也雇过人,结果却干起了他们的活。”她说。当她需要社交媒体和营销任务方面的帮助时,她就会找外部承包人,其中一些同时也是她网络内的临时保姆。“我意识到我没法包办一切。”她说。

彼得·利兹(Peter Leeds),41岁,PeterLeeds.com首席执行官,多伦多和阿拉巴马州多芬岛(Dauphin Island)

彼得·利兹说,14岁最早开始投资时,“我在两周内亏掉了自己所有的钱。”但他下了决心要搞这行,立志通过反复试错,摸到仙股投资的赚钱门路。

他后来擅长到何种程度呢,他创办了一家公司,该公司现出版一份简报,名为《彼得·利兹快报》(Peter Leeds Express),专讲他的投资理念与理论。这些年来,他还写了两本书《仙股投资傻瓜指南》(Penny Stocks for Dummies)和《仙股投资》(Invest in Penny Stocks)。“全部都是自动化的,”他说。“我不用一天24小时坐在那里盯着屏幕。”

如今,他的业务有望每年创收100万美元以上。“一旦运转起来, 就像是飞机上升到了巡航高度。”他说。

利兹曾是一名个体创业者,但眼下雇有三名员工。“我有足够的空间去容纳更多的人,但我不希望公司去依赖10或15个那么多的人。”他说。

2005年,利兹被诊断患有多发性硬化症。有时候,他走路会有困难,但至今还是通过细致的饮食监控和维生素等替代疗法,延缓了病程的恶化。他运营着一个名为PetersPromise的网站,在上面分享自己维持健康状况的心得体会。

“对我而言,最初选择创业未尝不是件好事,”利兹说,“我没法当一名消防员或警官或建筑工人。如果当初从事的是这些职业,那我现在就是失业人士。”

运营一门生意的同时还要管理一个严重的健康问题,看上去似乎有点“压力山大”,但利兹发现,情况恰恰相反。“(创业)是我游刃有余的一个领域,”利兹说道。“而健康并不在我的掌控之下。”

利兹说,他的经历提醒了他真正重要的东西是什么。他本可以开一部豪华跑车,但他更喜欢那辆破旧的皮卡。将业务维持在当前规模,让有三个孩子的他可以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可以尝试跨上跑步机、赚个几百万美元,”他说,“但多少才算够呢?自己和家人够用就是了。这就是创业的美妙之处。没人在背后拿着鞭子鞭你。什么好就做什么——不想做了就停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