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冷笑话”从一个微博号做到了上市……

他把“冷笑话”从一个微博号做到了上市……

他把“冷笑话”从一个微博号做到了上市……

他把 “冷笑话” 从一个微博号做到了上市……

2009年10月23日,微博 “冷笑话精选” 发了第一条内容:

飞博之前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在跑马圈地,所以做出这样一款 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财产)并非难事。至于交易,此前电影的售票都是基于产品的,但基于人格的效率一定会高过产品,飞博可以在视频中加入预售。

在伊光旭看来,IP 是能够降低用户认知成本的一个符号,表现形式是可以重新组合的。例如,用户先去读过金庸的书,再去看电影、电视剧用户的认知成本就会降低,这才是 IP 的核心价值,基于这个核心去组合的要素就是 IP 的表现形式。再例如,Hello Kitty 不做电影,但 IP 授权却做的很牛逼,把 Hello Kitty 的形象附着在另一款商品上,商品的购买效率会大大提升。

把这些认知类比到做一款节目,就是怎么能加快节奏感。很多访谈类节目的节奏都比较慢,让用户在单位时间内提升搞笑程度变成了关键。为什么真人秀比较受观众喜欢?因为它 “是一个模型,而不是一个剧本”,把明星放在一个真实的场景中,把自己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

过去由于流量成本的限制,视频的价值没有得到最好的发挥。人们看文字是用逻辑在接受信息,看视频是直观的接受信息,这也是认知成本的降低。当然视频不会完全取代文字,单从接受度来说,2014年-2015年 是短视频、优质视频的崛起,然而好的内容还是很稀缺的。

伊光旭分享到,光线一开始给电视台做视频自媒体,后来就转型做大电影,就抓了两点——编剧、新导演,就这样做了起来。内容的公司就像华谊兄弟,他们就是在做矩阵,圈了很多明星的工作室,把制片能力攥在手里。

伊光旭透露,未来飞博会把他们投资的红人放在视频里面,结合一些其他资源去做产品。目前,飞博共创在北京、厦门有将近 200 人的团队,其中技术人员 40-50 人,编辑 30-40 人,其他成员分布在 4-5 个项目组,负责具体业务。